体彩p3试机号走势图_助手彩吧|p3试机号今天彩吧网
返回首頁
產業政策CURRENT AFFAIRS
產業政策 / 正文
嚴監管勢頭不減 信托公司強化合規風險管理

  剛剛過去的2019年,信托業嚴監管、促合規持續升級。

  近日,銀保監會公布的北京銀保監局行政處罰信息公開表顯示,北京信托由于房地產信托資金違規用于繳納土地出讓價款、投向“四證”不全項目,被給予50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

  據《金融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僅2019年最后一個月,就有4家信托公司“領罰”。全年來看,監管部門2019年共向24家信托公司開出了39張罰單。這一數據超越了2018年的24張,也是4年前2016年罰單數量的4倍多。

  信托公司罰單數量漸增,折射出2019年整個信托行業仍承受著較高的合規壓力。盡管信托行業整體穩健發展態勢未變,但在金融行業整治全面趨嚴的背景下,進一步強化合規經營和風險管控能力已成為信托公司當下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

  信托罰單數量、金額雙增

  當前,防風險、促合規已成為信托行業發展的關鍵詞。《金融時報》記者統計后發現,相較于2017年和2018年,信托公司2019年的罰單數量和被罰金額均有所增多。

  從處罰公司數量來看,截至《金融時報》記者發稿前,2019年已有24家信托公司接到罰單,超過全行業信托公司數量的三成。從罰單金額上來看,2019年至今監管部門開出的罰款金額達2514萬元。這一數據也遠遠超過了2017年的935萬元和2018年的1450萬元。在被罰機構中,有6家信托公司罰款超過百萬元,4家公司罰款金額超過200萬元,其余多數公司罰款基本在30萬元到50萬元之間。

  從處罰的事項上來看,相關違法違規行為主要集中在信托業務開展上。如違法審慎經營規則、信托貸款管理不盡職、違規接受保險資金投資事務管理類信托產品、違規開展房地產項目和發放自營貸款、違規接受第三方金融機構信用擔保和地方政府擔保、信托資金違規用于繳納土地出讓價款等。

  還有部分信托公司則因內部管理機制不健全受到處罰。處罰的理由包括“高級管理人員在獲得任職資格核準前履職”、“公司治理機制長期嚴重缺失,股東會、董事會、監事會運行不規范”。業內分析人士表示,信托公司處罰事項越來越細致,體現出強監管在持續發力,監管部門對信托機構的合規經營提出更高要求,積極引導信托行業規范經營,防范金融風險。

  房地產業務成信托違規“重災區”

  2019年,房地產業務成為信托公司違規受罰的“重災區”。

  《金融時報》記者發現,在2019年開出的38張罰單中,有9張與房地產業務相關。如3月某公司因“違規發放房地產自營貸款、信托資金違規發放房地產貸款”被罰80萬元,還有公司由于“信托資金違規用于房地產開發企業繳交土地出讓價款、違規投向‘四證’不全的房地產項目、違規向不具備二級資質的房地產開發企業提供融資”遭到處罰。

  2019年以來,金融監管層對房地產信托業務的監管持續收緊。5月份,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對房地產業融資多項行為提出嚴格監管;7月份,多地銀保監局對轄區內信托公司進行窗口指導,要求控制地產信托業務規模;8月,銀保監會下發《中國銀保監會信托部關于進一步做好下半年信托監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強房地產信托合規管理和風險控制。

  受到監管持續發力的影響,房地產信托業務不斷“降溫”。據中國信托業協會發布的三季度行業數據顯示,在9月新增規模中,信托公司投向房地產的募集金額環比下降32.08%,規模占比環比下降3.02%,滑落至第四位,其規模占比已連續3個月下降,8個月來規模占比首次低于15%。用益信托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11月份,集合房地產信托共成立386只,規模為386.45億元,是2019年以來的次低點。

  業內分析人士表示,房地產信托是一類具有較高回報率且風險可控的信托業務,長期以來在信托公司收入中占據著一定比重。在國家堅持“房住不炒”的調控導向下,信托行業嚴格落實監管要求,有效遏制房地產信托的規模增長,防范風險過度積累。同時,嚴控房地產信托增長,也意味著傳統粗放的信托高增長模式越來越難以持續,這將推動信托公司明確新的有效業務組合和市場方向,加快自身轉型發展。

  全方位強化合規風險管理

  在業內人士看來,雖然2019年信托行業罰單數量增加,嚴控房地產業務也給部分信托公司帶來陣痛,但處罰只是手段,而非目的,整體而言,信托行業穩健發展的態勢并未改變。

  需看到,2019年以來,其他銀行業機構監管的頻次和執行的嚴格程度都有所升級,信托行業罰單增多,與金融機構強監管的主基調也是一致的。此外,監管趨嚴也起到了較好的警示效果,有助于推動信托公司回歸本源,長期而言有利于行業健康發展。

  對于信托公司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進一步提升內部風險管理建設和合規經營能力。

  用益信托分析認為,最普遍的問題在于重業務、輕合規管理,合規管理資源和整合能力有限,業務合規風險管控不到位,內控合規執行力需進一步加強。

  《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到,信托公司開始加碼公司內部合規經營管理,以全方位提升風險防控能力。有信托公司通過完善公司合規風險管理機制,形成了董事會決策、監事會監督、高級管理層負責合規管理的執行、合規法務部負責日常合規管理工作、其他各部門嚴守內部合規的風險管理體系,明確職責劃分,層層落實責任;還有信托公司通過三步規劃,契合資管新規要求,加強精細化管理,以合規為底線,強化存量業務自查與風險化解,以提升受托服務能力和水平。

  業內人士認為,信托公司應堅守合規底線,對標監管標準,從風險管理的全流程角度,建立一套長效的規章制度建設機制和滿足不同業務風險管理需要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提高合規制度的執行力,從而在確保效率的同時實現對業務風險的管控,推動可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楊致遠
体彩p3试机号走势图_助手彩吧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 柚木提娜步兵番号 北京赛车pk10视频 最新一本道性吧 日本棒球比分 网上买彩票500万比分直播 cba比分记录 极速11选5开奖网 正规麻将平台 龙江风采36选7开奖 qvod高清日韩a片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 欧州黄色片 欢乐彩官网下载 配资平台哪个好首选杨方配资 今天3d开奖结果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