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p3试机号走势图_助手彩吧|p3试机号今天彩吧网
返回首頁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農村金融機構理財:向凈值化轉型

  “2018年資管市場監管政策密集出臺,引導銀行理財向凈值化轉型,農村金融機構也不例外。”針對最新發布的《銀行理財能力排名報告(2018年度)》報告,普益標準研究員于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此次銀行理財能力排名對2018年內各家銀行的理財產品進行統計與評價,同時輔以評估問卷調查的形式對各家銀行理財業務的產品研發、投資管理、產品銷售、信息披露等方面進行考察與分析。排名對象包括全國性銀行18家(國有銀行6家、股份制商業銀行12家)、城市商業銀行124家以及農村金融機構355家。根據報告統計數據,2018年末,銀行理財市場存續共計109178款理財產品,較上年末減少13112款,同比下降10.72%;存續規模為32萬億元,較上年末增加2.5萬億元,同比增長8.5%。

  

  數據資料

  與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等全國性銀行以及同為區域性銀行但規模大得多的城商行不同,包括農商銀行、農信社、農合行在內的農村金融機構,無論是規模實力還是業務范圍、客戶群體都具有自身的特點。雖然整體上來說,農村金融機構在理財產品的存續數量和規模方面尚無法與前幾類商業銀行相提并論,但因其覆蓋區域范圍廣、發行主體數量龐大,因此具有較強的研究分析價值。

  數量和規模有所下降

  2018年銀行理財市場穩步發展。據銀保監會數據統計,截至2018年末,銀行保本和非保本理財產品余額合計32萬億元,同比增加2.5萬億元,同比增長8.5%;同時,2018年貨幣政策運行穩健,由上半年的偏緊轉向偏松,四次定向降準后市場利率總體呈下行趨勢,受此影響,銀行理財收益逐步回落。我國銀行理財市場在經歷了2017年調整后,逐步轉向高質量增長階段。

  統計顯示,2018年末農村金融機構的產品存續數量為27429款,同比減少3128款,存續規模為1.47萬億元,同比下降6.55%。另外,2018年度參與排名的農村金融機構為355家,較2017年減少了13家。根據此份報告,2018年度,銀行理財能力綜合排名前十的農村金融機構依次為廣州農商銀行、江蘇江南農商銀行、青島農商銀行、重慶農商銀行、上海農商銀行、江蘇常熟農商銀行、廣東南海農商銀行、杭州聯合農商銀行、寧波鄞州農商銀行和吉林九臺農商銀行。而在發行能力方面,排名前十的依次為上海農商銀行、重慶農商銀行、廣州農商銀行、江蘇江南農商銀行、東莞農商銀行、寧波鄞州農商銀行、江蘇常熟農商銀行、廣東南海農商銀行、武漢農商銀行和廈門農商銀行。

  其中,上海農商銀行在銀行理財存續規模總量、規模增長率和發行規模方面均表現優異,同時其理財業務結構較好,榮登發行能力總得分農村金融機構第一位。重慶農商銀行在銀行理財存續規模總量和發行規模子項上占據農村金融機構首位,促使其發行能力總得分排名農村金融機構第二位。廣州農商銀行在銀行理財存續規模總量上僅遜于重慶農商銀行和上海農商銀行,其發行規模靠前,理財業務結構健康,綜合下來其發行能力總得分排名農村金融機構第三位。此外,江蘇吳江農商銀行通過積極擴充產品線,同時加強理財信息披露,綜合理財能力由上年的第20名大幅上升至第12名。

  產品豐富性尚有欠缺

  收益能力是衡量金融機構理財能力的硬指標之一。從報告看,農村金融機構排名前十的依次為廣州農商銀行、山東單縣農商銀行、成都農商銀行、重慶農商銀行、天津濱海農商銀行、合肥科技農商銀行、江蘇江南農商銀行、山西運城農商銀行、包頭農商銀行和珠海農商銀行。

  在納入排名的農村金融機構中,廣州農商銀行預期收益型產品與凈值型產品收益表現優秀,此外星級產品評定得分靠前,綜合其收益能力位居農村金融機構第一位,與上年相比,繼續占據農村金融機構收益能力榜首的位置。山東單縣農商行尚未發行凈值型產品,產品結構以預期收益型產品為主,且其預期收益型產品收益水平較高,超額收益得分子項位居農村金融機構第二位,使得其收益能力排名農村金融機構第二位。成都農商行憑借在產品超額收益和星級產品評定方面的優異表現,收益能力位列農村金融機構第三位。

  理財產品的豐富性也是金融機構理財綜合能力的體現。在農村金融機構中,排名前十的依次為廣州農商銀行、杭州聯合農商銀行、江蘇常熟農商銀行、江蘇張家港農商銀行、上海農商銀行、廣東順德農商銀行、廣東南海農商銀行、江蘇吳江農商銀行、浙江紹興瑞豐農商銀行和東莞農商銀行。

  農村金融機構由于地域限制,客戶類型相較全國性銀行和城市商業銀行更為單一,加之其投研能力較弱,客觀上限制了其產品豐富度。排名前十的農村金融機構其豐富性得分平均為11.60分,與城市商業銀行相差1.35分,與全國性銀行相差2.29分,存在較大差距。但其中不乏一些產品類型較為豐富的銀行。廣州農商銀行投資起點、產品對象、產品形式均為滿分,加之其已發行凈值產品,同時開始布局FOF/MOM業務,理財產品豐富性位居農村金融機構第一位。杭州聯合農商銀行與江蘇常熟農商銀行的投向類型、產品對象、產品形式較為多元,且均已發行凈值產品,加之其日均在售產品數量靠前,產品豐富性分列農村金融機構第二、第三位。

  風控能力兩極分化

  農村金融機構整體風險管理能力在2018年有一定提升,但整體水平與全國性銀行、城市商業銀行仍存在差距。同時,從分布上來看,農村金融機構由于數量眾多,各行實力不一,風險管理能力呈現兩極分化。從得分情況來看,排名前十的農村金融機構風控平均分為18.50分,較前十的城市商業銀行差0.68分,較2017年差距縮小了0.1分。

  風險管理能力排名前十的農村金融機構依次為廣州農商銀行、重慶農商銀行、江蘇江南農商銀行、江蘇常熟農商銀行、青島農商銀行、東莞農商銀行、江蘇紫金農商銀行、廣東南海農商銀行、山西河津農商銀行和江蘇吳江農商銀行。

  此外,近年來無論是監管機構還是銀行客戶,對于產品信息披露規范性要求日益提高。在這方面,寧波鄞州農商銀行、珠海農商銀行、山西榆次農商銀行、青島農商銀行、江蘇張家港農商銀行、江蘇江南農商銀行、廣州農商銀行、江蘇紫金農商銀行、廈門農商銀行和寧波慈溪農商銀行等十家農村金融機構位列前十。

  對此,報告稱,農村金融機構信息披露規范性較2017年有較大提升,其中,在53家發行了凈值產品的農村金融機構中,有36家凈值披露得分為滿分。具體來看,寧波鄞州農商銀行預期收益型產品的發行、運行、到期信息披露表現出色,信息披露綜合得分位居農村金融機構第一位。珠海農商銀行預期收益型產品的運行及到期信息披露得分均為滿分,信息披露綜合得分位居農村金融機構第二位。山西榆次農商銀行預期收益型產品運行信息披露得分為滿分,加之其發行和到期信息披露也不錯,信息披露綜合得分位居農村金融機構第三位。

  轉型不可避免

  2018年監管政策頻出,銀行資管嚴監管態勢持續。監管政策與導向的變化意味著,商業銀行必須對現有資產管理業務模式做出及時有效調整。這無疑給農村金融機構特別是實力較弱的中小型農村金融機構帶來了較大沖擊。

  于康表示,與全國性銀行及城商行相比,農村金融機構產品在資產投向、產品類型、客戶對象方面都存在較大差異。整體來看,大部分農村金融機構投研水平有限,理財資產端投向更為單一,多以貨幣市場工具及標準化債券為主,較少投資權益類資產。同時,農村金融機構的系統建設相對落后,較難支撐凈值產品等創新產品的研發與推廣,產品類型不夠豐富。此外,農村金融機構主要面向屬地銷售,覆蓋的客戶范圍更為狹窄,客戶類型單一,對普惠、中端和私行多層次客戶類別的細分度不夠。

  隨著一系列資管新規落地,銀行理財業務和理財市場格局也將發生重大變化,對于區域性農村金融機構來說,今后理財業務也將面臨轉型和調整壓力。對此,于康表示,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等其他監管政策公布實施,銀行理財子公司在未來將成為銀行理財業務發展主體。同時在凈值化轉型大背景下,銀行資管市場將進一步向頭部集中,對區域型農村金融機構而言資管業務競爭將更加激烈。

  “未來,對于綜合實力較強的農村金融機構,可以積極調整理財業務結構,向發展理財子公司制的方向轉型,以支撐資管業務的持續發展。而對于綜合實力相對較弱的農村金融機構來說,或將退出資管市場,轉向傳統的存貸業務,同時,通過代銷業務拓展財富管理領域也是值得考慮的發展方向。”于康表示。

責任編輯:李昂
体彩p3试机号走势图_助手彩吧